2019年10月20日

以安全为支点推动金融科技稳健发展


2019年01月28日

作为全球发展最快的金融科技市场之一,近两年来我国金融科技行业表现活跃。优秀金融科技公司数量逐步走向世界前列,行业融资规模也呈快速增长态势。有关数据显示,2018年,我国金融科技公司交易价值达1.56亿美元,未来5年交易价值增长率预期可达22.7%。

毋庸置疑,金融科技已成为当下最具活力的金融创新热点。但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形势下,要更加重视金融安全和行业规范问题。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,只有将安全与合规放在重要位置上,才能确保金融科技产业行稳致远。

金融创新与风险并存

快速发展的金融科技已改变了我国金融服务生态。随着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互联网技术、分布式技术和安全技术等关键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日益深化,科技对金融的促进作用也不再局限于渠道等浅层次方面,而是开启了“金融+科技”的深层次融合。

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周延礼表示,在金融科技的驱动下,一方面,金融行业客户的时间分配和风险定价模式发生了巨大改变。用户通过内嵌在线上的金融场景获得金融服务。创新型金融科技企业的崛起在做大整个市场规模的同时,也逐步替代了传统的金融机构服务模式。另一方面,新兴科技对金融的服务链条也进行了赋能,从用户维护、产品定价、营销渠道、运营模式等全方位进行优化,提供了多种智慧金融解决方案,也纾解了传统金融机构的困境。

但与此同时,科技带来的风险也依然存在。“科技创新,一方面需要服务好实体经济;另一方面也需要去防范和化解风险。”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执行院长李振华坦言。

实际上,目前在金融科技领域内形成的“灰色”产业链,已严重危害了消费者的资金安全,并产生了很多欺诈风险。比如信息贩卖、诈骗以及赃款变现等现象,监管和公安部门都需加大打压力度。此外,一些风险的产生还在于金融科技本身能力不足,导致构成一些网络安全风险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认为,虽然金融科技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风险问题,但政府仍然应当呵护金融科技的发展。金融创新和风险并存,监管机构不能一棍子打死。我国金融科技的领先地位已经获得国际公认,不能只因为风险问题而停止创新。因此,监管部门应当主动适应市场变化,扩展监管思路,更加重视科技的作用。

技术驱动合规安全

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金融科技的核心技术主要是大数据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安全物联网、云计算五个方面,而这些核心技术本身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就有很多应用,能够在促进科技企业和金融机构合规和安全建设方面发挥作用。

“发展金融科技要筑牢安全根基。”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认为,互联网本身就是新技术较为活跃的领域,对于新技术带来的新挑战,要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金融创新应强调依法合规,要避免一些规避监管的“伪创新”。如进一步探索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技术在反欺诈领域的应用,更好地完善平台和有关机构的金融风险监测预警系统。

具体到实践层面,在李振华看来,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应该建立多层次的技术防范措施。首先,要具备包括数据隔离、加密、脱敏的能力来保障数据安全。其次,要有DDoS(分布式拒绝服务)防御和漏洞扫描等相应网络安全技术来保障网络安全。此外,有业内人士建议,可以利用新技术对非法金融活动做好事先防控。比如可以对一些最新的非法金融活动作出分析,如分析相关资金账户和托管账户的关联性,以此建立起一些非法或可疑的机构和金融者之间的关系网络,并进行有效识别。

监管科技将成主流模式

中关村(7.3500.131.80%)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金融科技与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报告(2018)》中提到,在未来几年的发展过程中,监管科技将会伴随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新技术的高速发展加速迭代,迅速成为监管的主流模式。

“技术、市场和监管三方应该同步构建、协同发展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表示,2019年,监管科技将会迅速崛起。在金融科技发展的背后,监管者也在谋划顺应时代潮流,接纳和拥抱科技发展,并实现动态合规和调整。

金融科技依赖的技术更新迭代速度很快,这对金融监管的信息技术人士和资源配备水平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监管难度也大大增加,倒逼监管必须利用前沿技术提升监管科技水平。李振华表示,利用新技术可以提高建模效力和辅助决策的能力。比如,利用大数据和AI技术到机构评级上,可以提供相应的决策依据。同时也可以实现自动化撰些监管工作报告的功能,很大程度上能提高监管效力。又如,运用区块链分布式技术可以使得业务流程更为清晰透明、不可篡改,以此帮助监管部门更好地实施监管,提高监管效率。

周延礼认为,要促进金融科技高质量发展,就要坚持协同构建金融科技新生态。善用监管科技,充分发挥出监管科技和金融科技“一体两面”的合力,建立高水平的监管体系,确保金融业回归本源,合理配置金融资源。此外,建议通过坚持可持续、动态、柔性的监管导向,用新技术手段去平衡风险与创新的关系,调整先行监管模式以应对新变化和新挑战。